初云之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栀璃鸢jianquanzh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着,毛丛丛斜了丈夫一眼:“

与其信他,还不如等哪天你走了,像淮安侯夫人那样把中山侯的爵位过渡给我呢!”

庾言满口答应:“好好好,哪天我要不行了,一定专门留下遗嘱,把爵位的职权过渡给你!”

毛丛丛颇娇俏的哼了一声,倒是笑了。

笑过之后想到正事,神色又凝重起来:“听程纲话里的意思,参与此事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呢。”

她出身侯府,母亲又是公府之女,社交圈子几乎皆是勋贵要员,程纲说“夫人会在其中见到许多令你大感意外的人”,一是指与他同流合污的人极其之多,二来也有暗指有些极其显赫之人参与其中的意思,思之令人心惊

庾言握着妻子的手,眉头微皱:“他说起淮安侯夫人的那几句话....很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毛丛丛也觉纳闷:“他居然说淮安侯夫人不蠢?!”

说着,她都忍不住白了丈夫一眼:“倘若祖父把广德侯的爵位给了我,哪怕来个天仙似的男人,也别想叫我把爵位给他!”庾言听得忍俊不禁,思绪却飘到了远处:“在程纲口中,世袭的爵位居然不是最珍贵的?他意图以广德侯的爵位来打动你,又是希望从中谋取到什么利益?”说话间的功夫,夫妻俩到了楼下,自然而然的松开手,止住言辞。

天雪楼外早不复先前的熙熙攘攘,负兵曳甲的卫士将附近几条街道都封锁住,一派冷厉肃杀之像,着玄甲的是金吾卫,盔上有白羽的是羽林卫。程纲已经被拿下,双手负于身后,嘴被堵得严严实实。

见庚言夫妇下楼,羽林卫中郎将于朴翻身下马,客气的朝二人抱拳:“某幸不辱命,贤伉俪可来确定贼人是否是程纲无误。庾言还礼,略略后退一步。

毛丛丛近前看了眼,很确定的点头:“是他。”

于朴一挥手,便有卫士近前来用黑布

套住了程纲头脸,他朝那夫妇二人点头致意:“我这便押解他往金吾狱去受审。

几人就此别过。

庾言要送妻子回去,毛丛丛没叫他送:“这边抓了程纲,之后两卫怕是有的忙,我自己又不是不认得路。她眉头微蹙,小声同丈夫说:

”倒不是我要泼冷水,而是照程纲之前表露出来的意思来看,恐怕审问不出太多东西呢。

庾言心里其实也有这个顾虑,伸手抱了抱妻子,他带着人往金吾卫去了。

一直到了深夜时分,他才回府。

进门搁下佩刀,迟疑几瞬,却没有回房去,而是使人去打探:“阿耶睡了没有?”

随从看了眼时辰,饶是知道结果,还是认命的去走了一遭,继而回来回票:“正房那边说,侯爷已经睡下了。”庾言短暂的犹豫一会儿,道:“无妨,那就把他叫起来吧!”

随从:...."

毛丛丛这会儿也没睡,稍显困乏的从内室出来,倒是猜到了丈夫要去做什么:“程纲没吐出来?”庾言神色有些疲乏,点一下头,复又摇头,最后说:“你明日还要往越国公府去,早些歇着吧,我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毛丛丛如实说:“心里边存着疑影,我怎么睡得着?”

庾言叹了口气:“那就等我回来。”

虽然正值午夜,但侯府里却也不是漆黑一片,庾言甚至于没叫人掌灯,就着廊灯,借一点月色,一片寂静中往正房去。中山侯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睡到一半又被人喊起来,迷迷瞪瞪的对着帐顶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认命的起身。“深更半夜的,出什么事了?”

庾言环顾了一下四遭,没有言语。

中山侯见状,便会意的遣退侍从,等人都走了,才道:“这总可以说了吧?”

庾言这才低声将今日之事讲了:“我听程纲的意思,好像本朝这些世袭的爵位,除了爵位本身之外,还有些更要紧的意味?”中山侯神色微变。

庾言看出来了,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低声又叫了句:“阿耶?”

中山侯默然良久,终于起身,转动开关,打开了密室,留下一句:“随我进来。”

庾言环顾四遭,快步跟了进去。

密室里留有通风口,点着长明灯。

中山侯很谨慎的把门关紧,检查过四遭之后,头一句就是:“你要发誓,我今天告诉你的,除了将来继承中山侯爵位的后嗣,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一一包括毛氏!”

庾言心头一震:“阿耶.....

中山侯一掌击在案上,厉声道:“答应我!”

庾言神色一凛,正容道:“我发誓,绝对不把您今天告诉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丛丛。”

中山侯听罢,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不知想到什么,神色忽的

勺萎靡起来:

“原本该是等我

要咽气的时候,才能告诉你的,但是有鉴于老淮安侯的例子,早一点告诉后继者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庾言起初听得莫名,思绪稍一转动,忽然间明白过来。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

故筝
池奚过完22岁生日这天,才发现自己是小说里一个英年早逝的炮灰男配, 这也就算了, 凭什么他的死对头,就能是全文苟到最后的大反派呢? 他决定从明天开始,斗志昂扬,不做炮灰,朝大反派的道路一路狂奔, 谁知道等一觉睡醒,池奚打开门—— 他的死对头温既琛遭人暗算,变回了六岁的样子,可怜巴巴地站在他的门口, 那个衣冠楚楚,软硬不吃,城府深手腕狠的老狗比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面前的没有正当身份的幼崽, 池奚:
都市 连载 18万字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穿书]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穿书]

欲买桂花酒
迟雪洱穿书了,穿成了古早耽美文里跟富商大佬联姻的炮灰受。 彼时他才二十岁,面容精致瑰丽,漂亮得蛊惑人心,只可惜是个泡在药罐子里的命数,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水晶玻璃美人。 跟他联姻的大佬金尊玉贵,气质禁欲,初见面时一双冷眸不带丝毫情愫:“我工作比较忙,婚后可能没那么多功夫陪你,你要学会自己打发时间。” 迟雪洱看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肩膀宽阔,感觉一下就能把他抱起来的冷峻男人,突然一阵咳嗽,苍白的脸蛋微微泛
都市 连载 15万字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木尺素
*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接档文《这是一封求救信[刑侦]》求预收江玺最近订了婚,她担心对方是渣男骗婚gay,于是让自己那当过影帝的、很会撩人的弟弟江黯出面帮忙试探江黯用微信小号加人,输入准姐夫微信号的时候,不小心输错一位数,加到了自己的对家——比自己小六岁的新晋影帝邢峙通过好友申请后,邢峙给他发了个:【?】并不知道自己加错了人,江黯给对面发去一张腹肌照,并附言:【喜欢这款吗?】一段时间后,江黯找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天然系笨蛋真的能当卧底吗

天然系笨蛋真的能当卧底吗

咩咩噗茶
【5.30(周四)入V,届时掉落万字章,请各位来吃】【本文仅发布于,谢绝转载】>>>【正文文案】信心满满的笨蛋开始了自己的卧底之路。结果莫名成为港M的人气之星。里奥:(金毛般的笑容)Mafia们:(被狗狗治愈)真可爱啊里奥君…里奥:卧底任务很简单嘛!我已经完全明白了!!然而可能只有一个人不太喜欢他……某只绷带生物总是对他没有好脸色。里奥:…为了美好的未来,我会让他们喜欢上我的(握
都市 连载 18万字
[综武侠]换装之江湖遍地是小号

[综武侠]换装之江湖遍地是小号

翦瞳夜歌
东门出云穿越了,失去了过往的记忆,却得到了一个换装系统。完成指定的最终任务——江湖第一人,他就可以得到过去的记忆。于是,东门出云开始了他时男时女忽强忽弱的江湖(小号)之旅——神秘莫测的天下第一刺客——东门出云:是我。霸气凛然的天下第一刀——东门出云:是我。倾城绝世的天下第一美女——东门出云:也是我。风光霁月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东门出云:又是我。妙手仁心的天下第一神医——东门出云:不好意思还是我。属
都市 连载 12万字
重生真少爷开始养生以后

重生真少爷开始养生以后

听原
作为被抱错的豪门真少爷,陈默一直不太懂为什么明明被弄丢在外十七年的人是他,所有人喜欢的还是那个假少爷杨舒乐,所以他拼了命地去争、去夺、去抢。到头来的结果却是父母厌弃,众叛亲离,自己也意外惨死。所以重生之后,陈默想开了。笑笑十年少,早睡才能活到老。刚回家不久,亲生父母问他:“陈默,你看你弟弟……现在能不能还是和我们住一起?”陈默真心说:“你们开心就好。”七大姑八大姨逢年过节夸假少爷。陈默喝着枸杞泡红
都市 连载 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