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公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栀璃鸢jianquanzh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珩抽手。

他们二人心知肚明。

“将军夙夜忧劳,如今天色不早了,”赵珩折身而返回,连头也不回,“将军,你该回去了。”

姬循雅弯唇,露出个毫无笑意的笑,“臣告辞。”

赵珩敷衍地摆摆手。

待确认身后已无声响后,赵珩方转身,顺手把窗子关上了。

他如常沐浴更衣,而后没心没肺地往床上一躺,丝毫没有得罪了姬循雅,自己这个傀儡皇帝可能命不久矣的自觉。赵珩合眼。

他本没打算这么早就处置李元贞,但既然姬循雅来都来了,他不用一用姬将军,未免可惜。

况且以姬循雅的细致,不可能不清楚李元贞身份有异,他极有可能比自己更早知道李太医是国舅的眼线赵珩扬了扬唇,既然如此,何必惺惺作态,流露出一副自己遭人利用的伤心模样?

他可一点都不信姬循雅放任李元贞接近自己,是为了给他解闷。

不过,赵珩又睁眼,疑惑地瞅着头顶,姬循雅为何突然来潜元宫?

此时,书房。

姬循雅神色淡淡地看着文书。

姬将军一切如常,只不过批复时写字的力道重了些,凌厉的笔锋几乎要穿透纸张,戾气得

不似怎么看都不像批了照准二字,倒如同在勾秋决犯人的名单。

在看完数十册文书后,姬循雅觉得自己心绪己极平淡无波。

姬循雅垂眼,正落到自己散落的长发上。

他沉默一息,抽刀,面无表情地割下一缕长发,放入掌心

姬循雅的发色与他的眸色类同,皆是毫无杂质的纯黑,发丝亮且密,触之顺滑柔软,但他到底不是个养尊处优的清贵公子,头发从未养护过,故而发尾有些粗糙。但头发这种东西,摸起来能有多大差别。姬循雅冷漠地心说。

他盯着掌中一缕乌黑,后知后觉地想到:我为何要做这种蠢事?

他皱了皱眉,二指一捻,径直将头发怼进烛火。

此后数日,赵珩再没见过姬循雅。

直到大军启程回京,二人都无半点交集。

见不到姬循雅,赵珩乐得清闲,虽然姬将军的确样貌卓然,但比起应付他那个捉摸不透的阴鸷性子,赵珩更乐意一个人在马车内看书喝茶。他近来对看自己的本纪尤其感兴趣,主要原因在于,太祖本纪将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简直是古往今来第一雄主仁君。若非他娘真是北澄摄政王他爹真是齐君,二人皆有名有姓,身份写得清清楚楚,史官大抵要写:梦烈日坠腹,感而有孕,生太祖了。当看到自己算无遗策地终结乱世时,赵珩被夸得头皮发麻,忍不住闭了闭眼,感叹道:这是赵旻把刀架史官脖子上写出来的吧他正一面全身发麻得好像有虫子在爬,一面乐此不疲,如看话本般津津有味地看后人写他的史书,忽闻外面有异响传来。“陛下,”是个未听过的男音,隔着车帘毕恭毕敬道:“臣奉将军之命,给陛下送,送东西,不知陛下可愿意看一看吗?”赵珩精神一震,慢慢将书阖上,笑道:“准。”

蛰伏忍耐了五日,姬将军会给他什么惊喜?

莫非,是拿冰镇着的,李元贞李太医令的人头?

不,不对,赵珩转念一想,觉得以姬循雅半遮半掩的性格,更有可能命人送来一把长发,其意不言自明。“是。”此人道。

先是一只手掀开了车帘,有个什么东西踉踉跄跄地上来,而后一一赵珩定睛看过去,而后,滚进来一个人?!的确是滚进来的,因为他甫一进入马车,就立刻伏跪在地,因为过于紧张,这人没跪稳,加之马车颠簸,直接滚到了赵珩面前。赵珩无言几息,体会到了种猜错姬将军心思的失落。

怎么送来个活物?皇帝心道。

幸而马车足够大,此活物滚了几圈,生生撞到桌案的一条腿才停住。

赵珩迅捷地伸手,拿手背一垫,护住了此人看起来本就不算聪明的脑袋。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此人惊疑地发现自己撞到了个软硬交织的温热东西,拿头蹭了下,耳朵倏地烧了起来。是,是皇帝的手?

“陛下,”方才同赵珩说话的那军士见此场景亦无言片刻,静默几秒,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一本正经,“臣已把将军所赠之物送来,陛下可还有何吩咐吗?”赵珩低头。

这活物是个少年人,骨架还未完全定型,望之不过十五六岁,身量透出了几分少年人特有的,尚在抽条的纤细,听到声音,他竭力抬头,脑袋差点就撞上皇帝的膝盖。一双清亮的眼睛游鱼般伶俐。

不过,赵珩暗忖,这点聪明劲估计全长在脸上了。

“陛,陛下。”少年人小声道:“奴婢是何谨。”

赵珩眨了下眼,好像没认出来他是谁似的,神色有些不解。

“你先下去吧。”赵珩道。

军士领命而去。

少年人保持着这个不舒服的姿势,拧着头,眼巴巴地看着赵珩,小心翼翼地唤道:“陛下。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

故筝
池奚过完22岁生日这天,才发现自己是小说里一个英年早逝的炮灰男配, 这也就算了, 凭什么他的死对头,就能是全文苟到最后的大反派呢? 他决定从明天开始,斗志昂扬,不做炮灰,朝大反派的道路一路狂奔, 谁知道等一觉睡醒,池奚打开门—— 他的死对头温既琛遭人暗算,变回了六岁的样子,可怜巴巴地站在他的门口, 那个衣冠楚楚,软硬不吃,城府深手腕狠的老狗比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面前的没有正当身份的幼崽, 池奚:
都市 连载 18万字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穿书]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穿书]

欲买桂花酒
迟雪洱穿书了,穿成了古早耽美文里跟富商大佬联姻的炮灰受。 彼时他才二十岁,面容精致瑰丽,漂亮得蛊惑人心,只可惜是个泡在药罐子里的命数,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水晶玻璃美人。 跟他联姻的大佬金尊玉贵,气质禁欲,初见面时一双冷眸不带丝毫情愫:“我工作比较忙,婚后可能没那么多功夫陪你,你要学会自己打发时间。” 迟雪洱看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肩膀宽阔,感觉一下就能把他抱起来的冷峻男人,突然一阵咳嗽,苍白的脸蛋微微泛
都市 连载 15万字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木尺素
*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接档文《这是一封求救信[刑侦]》求预收江玺最近订了婚,她担心对方是渣男骗婚gay,于是让自己那当过影帝的、很会撩人的弟弟江黯出面帮忙试探江黯用微信小号加人,输入准姐夫微信号的时候,不小心输错一位数,加到了自己的对家——比自己小六岁的新晋影帝邢峙通过好友申请后,邢峙给他发了个:【?】并不知道自己加错了人,江黯给对面发去一张腹肌照,并附言:【喜欢这款吗?】一段时间后,江黯找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天然系笨蛋真的能当卧底吗

天然系笨蛋真的能当卧底吗

咩咩噗茶
【5.30(周四)入V,届时掉落万字章,请各位来吃】【本文仅发布于,谢绝转载】>>>【正文文案】信心满满的笨蛋开始了自己的卧底之路。结果莫名成为港M的人气之星。里奥:(金毛般的笑容)Mafia们:(被狗狗治愈)真可爱啊里奥君…里奥:卧底任务很简单嘛!我已经完全明白了!!然而可能只有一个人不太喜欢他……某只绷带生物总是对他没有好脸色。里奥:…为了美好的未来,我会让他们喜欢上我的(握
都市 连载 18万字
[综武侠]换装之江湖遍地是小号

[综武侠]换装之江湖遍地是小号

翦瞳夜歌
东门出云穿越了,失去了过往的记忆,却得到了一个换装系统。完成指定的最终任务——江湖第一人,他就可以得到过去的记忆。于是,东门出云开始了他时男时女忽强忽弱的江湖(小号)之旅——神秘莫测的天下第一刺客——东门出云:是我。霸气凛然的天下第一刀——东门出云:是我。倾城绝世的天下第一美女——东门出云:也是我。风光霁月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东门出云:又是我。妙手仁心的天下第一神医——东门出云:不好意思还是我。属
都市 连载 12万字
重生真少爷开始养生以后

重生真少爷开始养生以后

听原
作为被抱错的豪门真少爷,陈默一直不太懂为什么明明被弄丢在外十七年的人是他,所有人喜欢的还是那个假少爷杨舒乐,所以他拼了命地去争、去夺、去抢。到头来的结果却是父母厌弃,众叛亲离,自己也意外惨死。所以重生之后,陈默想开了。笑笑十年少,早睡才能活到老。刚回家不久,亲生父母问他:“陈默,你看你弟弟……现在能不能还是和我们住一起?”陈默真心说:“你们开心就好。”七大姑八大姨逢年过节夸假少爷。陈默喝着枸杞泡红
都市 连载 15万字